焰黎

仰望未来。
混语c欢迎扩列。
难产文渣段子手,懒癌拖延症晚期了,不要救我。
写的语c自戏比文多,想扩列可以陆克myID号。

天天在听“不要为舆论所引导”,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为自己而写作。我不需要博取大众的喜爱,也不需要强求自己的文化水平惊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爱“写”的人。我会在我的文章上打上前言,也会提示慎重阅读,因为我并不厉害,也并不精彩。但我拥有基本礼貌和教养。


所以,凭什么有人可以影响我。

OK。自勉。


【兴坤】客套

这是前言:
我知道张艺兴x蔡徐坤撕的很厉害。
我是坤唯粉还是女友粉,就算是蔡太太,要是觉得可爱想写那我就不会克制自己的想法。
如果是担心内容不堪或者其他,完全没有,我只是觉得他们俩很可爱,想试着写一写。我乐意看我喜欢的两个大男孩有一些可爱的、我所期望的场景。
这篇文不代表你们要把这个文章里的“欣赏”当做爱情,很开放。
再次声明,我圈地自萌,请不要没事乱开骂,这样对大家都不好。还有,我是蔡太太我是坤唯我很理智。
#这是一篇突发奇想改成pd的第一人称文的生贺戏。
接受以上的话,请您阅读。

——

          #张PD1007生日快乐#

——

    忙碌的人们早就习惯了忙碌工作带来的辛苦。毕竟世界每天都在变化,人也每天都在进步,只有努力能追上日复一日丝毫不停歇的宇宙,这些我早就再了解不过。
    今天难得因为档期的安排,我获得了一个夜晚的闲暇时间。
    既然要录制《偶像练习生》,那自然而然也要给老师们安排住处。我想在正在宿舍内的桌台前面,脑子里没有一点心动的旋律,笔在指尖转了好几圈,也写不出一句满意的歌词。
    我觉得,也许确实是有些累了。

    手机在桌角自顾自的亮起光还发出提示音,在定格的房间里打破了静止。
    是谁给我发了消息吗?
    等我伸长手把手机拿回来,定睛一看才发现时间流逝的速度真是让人着急——已经凌晨1点25分了,而我什么都没做。

    练习生们的作息安排表上早就过了该睡觉的时间,但想要几天赶出一首完整舞台的话,自然会有些孩子深夜也还练习着,是属于可以理解晚睡。分明自己更是睡得晚,怎么还想要教训起他们来了!
    导师们大多时间都忙着自己的工作,穿插在节目录制中不停到处飞。比如前几天是程潇,嘉尔已经坐上了飞机,马上就是我要离开孩子们。
    明明我身为pd却和孩子们接触时间最短的,有点不甘心,所以现在能收到徐坤发来的消息确实感到很惊喜。

    十月的天气已经有秋意了,握着这手机半天了也没捂热。
    先前靠近半夜十二点就有许多朋友陆续发来祝福,尤其是粉丝们,看了看微博,回了回微信,开开心心回到五线谱前又陷入了宁静。
    这打破我宁静世界最新消息,来自一个因节目而结缘的学生。
    他写的内容其实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很客套。可是我却有点紧张起来了,手心冒汗皱着眉头——我应该怎么回复能让他觉得我很开心。
    辗转千百,我却想不出最合适的回复,就连屏幕都懒得等我,开启自动保护而熄灭了。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生会牵动自己的情绪,我和他也并不熟啊,甚至从节目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单独谈话过。可是从第二次排名公布,徐坤他以优异的成绩脱颖而出时…说实话我就有点在意了。
    我当然不会掩藏自己的欣赏,但也也不会主动去追求这种心情。
    我是大家的pd,不能偏袒任何一人。
    所以在他需要时帮点小忙,比如看着屏幕外的男孩子满世界找唇膏的时候,送一支小唇膏。在他的舞蹈结束后,给一些中肯的意见。
    也有为悄悄告诉我歌曲的时候亲近的耳语而欢喜雀跃,或我处变不惊将泡泡送到徐坤面前任由他去触碰,等等。这些时刻不由得有奇异的情愫从胃里爬上胸口,又从胸口冲到大脑。

    我都快数不清是第几次打开屏幕了,把飘远了的思绪拉回来。
    现在,先解决回复这个难关…可也实在也说不出能拉进机会的台词,还是给他发一条语音吧。

“谢谢徐坤,收到祝福了…我很开心。”

白夭夭-三百年

#这标题是真tm的简洁明了...。和上一篇一样就是随手写的点小东西这么。没有排版没有内容什么都没有!拙劣文笔见笑!!!!


     紫宣离开已经第三百年了,都说妖也能活上千万年,这区区凡人的数载不过弹指一挥间。可为何我却觉得度日如年。


    最初的百年,九奚山白雪皑皑,我守在这山中踏遍每一个角落。紫宣在这里生活了一千年,而捡到我后我陪他在这雪白之中度过了两百年。整整一千两百年,在他离开之后,我竟感受不到一丝属于他的温度。我才觉,这九奚山真是冷得彻骨。
    他留下的衣物仙鹤姐姐也托我保管好。我将它们叠好放在床铺上,假想紫宣不过是睡着了,只要我同往常一般睡一觉,醒来他又在了。
    梦里他紫衫随风飘飘,发髻中余出垂下的两撮长发也跟着飞舞,手里握着棋子引我走下一步。
    而下刻却火光席卷世界,他在火光的那头的青草地之上,湖上淅淅沥沥下着雨,他回头对我一笑,还是那样温柔,可眉间的红点刺得我心口生疼。我被火焰灼得动弹不得,身无痛,心却早就烧得粉碎。而他也慢慢化作灰烬消失在湖上。
    我于睡梦中惊醒,而床边坐着仙鹤姐姐也眼含泪光,她对我说:“别念了。”
    你说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第二个百年,我修习仙术,只要我够强。强过天,强过三界的所有人,我能逆天把他救回来。但我却不想,紫宣就是这九重天的第一人,他都无力反抗的事,岂是我能改变的。
    我为修行日夜冥想,我戒了最爱的膳食,躲进洞中辟谷结果饿得晕死在内。蛇的血是冷的,却躲不过冬眠,九奚山常年是雪。坐着坐着,又困了。
    恍惚过了百年,法术不过进步了零星半点。可我与凌楚已经寻着别的法子,这修炼,不继续也罢。

    现已经是第三个百年,我在这世间游历。人间也有绝美的桃花林,如果你在就好了。人间还有各种奇山,还有各种湖岸,我总想着,要你在就好了。
    如果你在我的身边,这凡间会是如何景色。 

给宇智波佐助先生的一封信。

#第一人称角度
我翻着名朋首页呢突然看到这玩意没有发过lof,兴高采烈,今天恰好还是佐助生日。
里面cue的一些设定和点,是酿总的本子里出现过的。说白了就是我写了一小个关于《不浪漫》的借梗衍生。而且我写的是超超超cp向的。

————————————————

长期与佐助通信已经养成习惯了,明明特意给他配上了移动终端,但是他依旧我行我素,还在用最古老的办法。
期待已久的信件终于送到手上了,每个小时都可能发生重大事件,所以我和佐助的通信总固定在一周一封。
忍鹰扑着它宽大雄壮的翅膀落在窗台,轻盈一跳就进了室内的木枝。背上捆着的竹筒封口随着拔动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我打开信件的时候总是很紧张。不论看到什么,我都会有一点失落情绪。如果是写上字了的,那么一定是村外出了事,而且不容小觑。但如果是寄来的空白页面,我又开始期待能看到佐助刚劲有力的字体了。
这周送来的,是空白纸张。
收到空纸可不代表回应也是空白。
老朋友轻车路熟地已经自己吃着鸟食喝着小碟里盛满的清水。我当然也不会怠慢片刻,提着笔开始思考这次回信要说什么——

拜启 现在已是夏日温度最猖狂的阶段,也是瓜果最成熟的季节。
    佐助总是不给我写信,不,应该是不回以内容,我也不清楚你现在的状况。总之要注意身体。

    村子里最近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但对我来说只要是村子的事就值得一提。
    当初佩恩一战之后,村子留下的唯一树木又快要枯死了,大多数人都劝我放弃,但我还是固执地想让它活下来。理由你一定明白。你可要帮我!多留意一下其他国家的肥料好吗,我想救活它!
    给历代缝纫火影袍的婆婆几天前不幸去世了,我这件可是最后一件出自她手中的火影袍!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么精美的手工品要是因为战斗而磨蹭破损…婆婆会自以为荣,但是考虑其价值,我想我要考虑把它珍藏起来,你觉得如何?不过也多半是不认同吧,哈哈,我还是穿上它去战斗!才能充分让刺绣散发光彩。
    这周村子也和平得非常,雷车、电器,科技带来的东西方便了太多,我每天都在吃惊它成长的速度,比我们当初夜里比赛用查克拉爬树还快!昨天还只是一个想法,今天就用科技实现了!我都忍不住要想“忍者会不会随着时代消失呀?”如果我们的消失能换来永远的和平,我觉得这是好事!
    不知道你有没有用过我给你的电话,第一次操作电话我可是费了大劲。期待你什么时候也能打给我!他们正在研究如何去掉按键,你想象一下,我们以后要拿着一块金属构造的小板块,然后在玻璃面滑动,屏幕就会有变化!简直不敢相信,这可是科技而不是忍术。
    还有还有,他们还说,会开发出“视频”功能,虽然要等很久,但是这意味着我可以相隔千里也能看到你!
    我很想你,佐助。明明给了你能够说话的设备你却不用,简直气得我快要直接冲过去给你一拳了!!每次写信我总说,记得给我打电话,你就是不听!现在你可惹火我了。
    我想念你的声音,也想立刻见到你。
    你这混蛋真快气死我了……当年我追逐你的脚印找你,现在我有村子,我有必须守在这,所以你这家伙记得要主动联系我!
    期待我们能快点再见,我思念你。

希望你不会因为夏日炎热患上什么病痛,注意身体,万事小心。
收到信件记得做到我托付的事啊我说。还有,生日快乐。

                                      敬具
       2018年7月23日
                                  漩涡鸣人
宇智波佐助 様

百年-白夭夭

看完最后一集不知道赔了我多少眼泪。

随手写的东西,连段子都说不上。

拙劣文笔,见笑。




 我花费千年去寻你。

第一个百年,我不敢眨眼,生怕在这九奚山的腊梅中错过了你。
第二个百年,我刻苦修炼,以为只要法术高强就能把你找回来。
第三个百年,我游历世界,想象着有你在身旁的景色会是如何。
第四个百年,我研读诗书,总想你要是回来了可又责我懒怎办。
第五个百年,我踏遍四海,终在世上悠悠荡荡寻着了你的元神。
第六个百年,我学习琴棋,弹会你作的曲子下着你常看的棋盘。
第七个百年,我种养树林,修整着过去百年已变了模样的桃林。
第八个百年,我对画起感,笔下无数美景却从勾勒不出你眉眼。
第九个百年,我忽而回首,才发现,我已等你快要一个千年了。
第十个百年,直到我在那盛开的桃树下,见到你。
我和你相逢不识。
我和你共渡难关。
我和你生死相依。
我和你患难与共。
我和你不见不念。
我和你试图斩断情丝。
你答应我,做一回自己。于是我们逆天,妄想改命妄想能永远厮守。
你答应我,不负有心人。于是我们相伴,任何事都不能将我们分离。
你明明答应我要好好活着的!可每每却总想牺牲自己而留我一人独活。

你怎能如此自私!

今生的约定,来生,莫要辜负。
我信够了你的诺言,我不守这空荡的世界,我不爱这万物苍生。我只求你不负我。

下一世,你来寻我,许宣。




    雨水淅沥,我却在这西湖断桥之上被绊住了离去的步子。我见那白发人缓步走来,他持一柄红伞,映得周遭都一片通红,还似乎惹得我被雨淋湿的身体有些泛起暖意。他嘴角挂一丝笑意,眼瞳之中是我从未见闻的感觉,可又总觉有些熟悉,似乎见过千万次。
他问
“是不是迷路了?” 

张艺兴-念红二爷。

又是语c自戏哦,好开心。因为是戏我就不打tag了。

因为喜欢老九门,又对艺兴心动。联想到这个梗。

一开始是想写作为艺兴而去怀念二月红,朋友说反而有点前世今生的感觉。

反正我的破烂文笔是表现不出什么很棒很美的东西。

感谢拜读,拙劣文笔,致歉。


衣衫上点缀各样舞姿的刺绣花蝶,细看每一只都完全不同。感叹工艺之余才觉蓝色丝绸布料外覆了一层薄纱,隐约透出里衬的模样更加几分独特韵味,还真挺像小姑娘的衣服。

前些日子倒也有穿过类似的衣裳,类似的身份,类似的技艺。

桌上还置着些衣服,五彩斑斓,但主要还是那身黄袍别姬服。起初为了那场戏苦练梅兰芳先生的京剧,也曾来回平味前辈们的影视作品。虽说不过几个镜头,但也早将戏曲中的唱词一一记下。看来鉴画这之后,还要给黄老爷唱一曲《霸王别姬》才算圆满,以此感谢他老人家的寿宴…如果能将夜宴图在不知不觉中悄然保护起来的话。

忽来兴致难忍戏瘾,对着镜端起架来,在室内碎步来回着,口中也不忘哼唱戏曲名句。极限挑战节目组给出的设定也不过寥寥几句——知名的戏角儿。和当初红二爷那爱恨情仇满满当当的剧本可没法比。但只是这样简单的设定,也足够让人忆起九门的二月红。

透过镜子,似乎就能看到这之中的人儿呀,又身着那厚实的质感灰袍、上面布满简约又不失富贵的长衫花纹。手持着宝剑,在那小小的房间里借烛光与月光唱着曲。不远前在躺椅上瘫坐着他心爱的妻子,此曲便是唱给她了。

唱戏不像在摄像机面前演戏,更多重点在肢体行为的表达上,每个步子每次摆手都是在戏里的,任何动作都有专业特点。同时眼神也要到位。浓妆就算是遮挡了五官去画出各样的脸谱,可若眼神空洞没有感情,那就和平镜中有了道裂痕似的、不完整。

“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演戏就是要完全成为剧本中的角色,连汗毛也要充满激情,随着唱句结尾,在落地窗前稳稳收回比划肢体。灰袍又变回了蓝色,波纹绣又一点点转回了蝴蝶。

既来之则安之,但也不是坐以待毙。拿回放在案上折扇,敲着手板晃悠出了房间。大宅里古色古香的玩意也不少,但要说整体还是西式风格更多吧。熟悉环境地形是最基本,利于我把画偷走。这次是要盗取古画以保护它不被异次元军团夺走,而那时是承祖业下墓、拆穿他国人的阴谋保护百姓……

罢了,别念了。

终归还是不一样的,长沙的张老板和长沙的二月红。

关于青子生日的一些推算。

官方推出来,青子的生日是九月。

当时tv里人们的衣着都偏向秋天,所以应该是九月下旬。

因为漫画各话的时间没在百度里找到,而且漫画也比较老了都是19xx年,就不管。
放出集数的那天分别是——
2011年《魔术快斗》的10月29号,
2014年《怪盗基德1412》的10月11号,
不管是阳历还是四种阴历换算都不能和当时tv里出现的的月亮相对,再者日本没有阴历一说。
阴阳历都驳回,只能看月亮来推了。但比较接近的是29号,先放在一旁当做候补。

2011年《魔快》的月亮是上弦月,一般在月初所以否决。
根据百度来的九月月亮变化的表,对照14年的《1412》中出现的月亮。应该是20-25日之间。
最像的是23日、24日的月亮。

青子生日当天还在上学,所以应该是周一至周五,日本是双休日制。
过的是19岁生日,
如果是2014年19岁算,是1995年生。
2011年算,是1992年生。
1992年9月23、24日,是周三和周四。
1995年9月23、24日,是周六和周日。
2011年9月23、24日,是周五和周六。
2014年9月23、24日,是周三和周四。

要知道,她周几过生日和出身年没关系。1995年、1992年、2014年驳回,那么最后得出是2011年的生日最靠谱。
24已经过了周五,那么最终拍板为23号。

但大家都知道,73给出来青子的生日是19号,我他妈算那么久写了满满一张的笔记才突然想起来,唉。
《1412》中白马说自己1997年生,名柯魔快的大家都是统一设定的17岁吧大概我不管不管算得累死我了我就不管,哼,像柯南这种你们20年我们2年不到的啥模式动漫来着,我记得银时说过的。年份这种东西很难统一,不过既然敢说自己是1997年生那大家都1997吧。

最后得出的结论,中森青子的生日——1997.09.19。

冲田总悟x鬼使白的互换梗语c自戏 and 土方鬼使的一些设定臆想

#冲田总悟x鬼使白的互换梗。

冲田
[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数日,依旧无法适应现在拥有长发,每日的梳理都费时费力,要穿起复杂繁琐的衣服更是讨厌烦人,想回去…我愿意拿土方先生一年份的蛋黄酱做交换。身后门被拉开滚轴声响明确,砰声后回头看果不其然,是那个同声优……声音相似性格却截然不同的人,鬼使黑。没必要摆什么好脸色,扭头转回去继续手上累人的梳理动作咋舌,捣鼓半天终于弄好。
于门内墙壁拿起靠在那处招魂幡,身周自脚下盘绕起圆团红火,起初的新鲜感已经完全褪去现在有的不过是嫌弃这副身体这个身份,瘦弱、连挥动儿时轻松举起的木桩都费劲。麻烦,时时刻刻有个讨厌声音的人监督自己不准偷懒。一想到如此更是气恼的不愿意理那个耿直现任同僚,烦躁心情占领大脑眉头紧锁,拍开那人搭在自己肩上手,握紧招魂幡长棍摆动手腕使其顶端向下,抵在人脖颈侧边凑近他面庞沉默数秒松开束缚转身背对。]
抱歉。别浪费时间了,去工作吧。

鬼使白
[自情况和那烟不离身人谈过后已过数日,期间不断寻找复原方法但这样情况却是闻所未闻…完全没有头绪。耳侧被唤那人姓名中途改口,知是为自己考虑同时也麻烦了别人有些愧疚不好意思。这副身体本是屯所内第一剑术高手,现在身体里却有一个完全不懂武士之道的灵魂,为避人眼目每日都会一起参加训练却是不能出任务上街巡逻,终于征求机会、虽然还是要麻烦土方先生同行。
不论如何工作都要完成,不能在房子里怠惰了自己和这位冲田先生的身体。刀上红色卷柄与自己曾经衣服袖口花纹同色,身上的制服却是相反的漆黑一片,和那人一样。漫步江户街上再看人间花鸟鱼虫也是难得再享受一回,突然出现成片不明人士围堵自己,惊慌之余听他话语也能思考到这些是何人,攘夷志士。
就算再强也难以和如此数量抗衡,再这样懦弱下去怎行,只要抽刀保护这个背影便好。快过思绪身体先一步动起来,是冲田先生掌握这门技术多年的原因吧,就算人不在身体也抑制不住,虽然不够利落干净但也能够帮上忙。看惯生死轮回,就算是斩杀别人也不会心生畏惧。]
亡灵自有归处,度过三途川喝下孟婆汤便能忘了这一世忧愁,愿你不再生于战乱年代。

#一直都想写他们两个互换的梗,气不好勿喷!!!
总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个白发眼睛通红的冥府鬼使,土方先生不吃蛋黄酱了拿着大刀瞎砍还说自己是他的弟弟。不管怎样在这个身体里搞清楚情况再整一整这个鬼使黑好了,我可没打算坦白事实,只要待到身体换回去就好。
一觉醒来鬼使白发现自己变成茶色短发的江户警察,天天嚷嚷“你是我弟弟。”的声音也变成了“总悟快去工作!”虽然匪夷所思但是要对工作负责,顺便搞清楚这个身体的身份、目前孤身一人告诉那个土方先生自己并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应该没有问题。的,然后在这待个一段时间再让他和总悟换回去。
的大概这个感觉。




写完互换梗我又有新想法了,不过这个放着慢慢来,灵感来自配图。
因为是冥间鬼使,所以就叫冥魂好了。

因为我只有冲田和鬼使白的皮所以就只写他们两个,如果有土方先生鬼使黑闲着我们就一起商讨商讨你那边的设定。

假设,把冲田总悟和土方十四郎的性格套进鬼使白鬼使黑的设定。
生时受到父母虐待,总悟先一步死去和当时的无常要求要完成生前遗愿、向父母报仇,接替上一任冥府鬼使的工作喝下孟婆汤后成为鬼使白。
因为没有三叶近藤等把总悟“讨厌土方”的设定去掉,但还是会整土方、对他一副“你是我弟弟,为了弟弟做什么我都愿意。但是我不能告诉你过去的事,忘了比较好。”的态度火大还是总把鬼使黑[土方先生]去死挂在嘴边,嘛不同的就是他们已经死了。
对工作的认真态度要保留,但总悟的偷懒也丢不掉。鬼使白是想找回自己记忆的,这个设定也套用。“这份工作我不能放心交给你,没有喝下孟婆汤你难免会对某些生者有私心。而且两个人我也好偷懒了,阎魔大人没说什么的话赖着也挺好的有吃有穿有住。”的大概这么个感觉?
背景设定用阴阳师人物性格套银魂,形象的话就用青葱的脸、鬼使黑白的衣服。
把阴阳师套进银魂不太行,银魂太乱了那两个不会装傻的可能受欺负,要变成吐槽役了,我不。

K 绿之氏族时间表整理

#Jungle 时间表整理#

『1999年』

7月11日。
迦具都事件。
绿之王比水流觉醒。
绿之王比水流[10],被灰之王凤圣悟[23]保护。

『2004年』

1月。
绿之王比水流[15]挑战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败北后与灰之王磐舟天鸡[28]逃离。

『2008年』

12月26日。
Jungle向HOMRA发动袭击“Surprise Party”。
破坏伏见猿比古与八田美咲的计划。
招揽伏见猿比古加入绿之氏族,失败,邀请对方以后再登陆Jungle。

『2011年』

9月。
比水流[22]独自离开基地会面御芍神紫[28]。
御芍神紫[28]加入Jungle,成为J级干部。

10月。
五条须久那[10]加入Jungle,成为J级干部。

『2013年』

10月12日。
绿之氏族绑架栉名安娜。
Jungle第一次袭击御柱塔。
10月13日。
赤之王栉名安娜觉醒,绿之氏族撤退。

12月16日。
御芍神紫[30]、五条须久那[12],前往学院岛袭击夜刀神狗朗绑架雨乃雅日。
被白银之王伊佐那社阻止,两人撤退。

12月20日。
绿之王比水流[24]利用琴坂与白银之王伊佐那社交谈,确认对立。

12月24日。
第二次攻击御柱塔,成功夺取德累斯顿石板。

12月25日。
伏见猿比古[22]背叛Scepter4加入Jungle卧底。
12月26日。
伏见猿比古[22]从牢中释放平坂道反[28]。

『2014年』

1月21日。
伏见猿比古[23]成为Jungle、J级成员。

1月28日。
德累斯顿石板力量解放。
伏见猿比古、平坂道反背叛。
双方势力决战,Jungle战败。
比水流[25]、磐舟天鸡[38]死亡。

2月7日。
御芍神紫[31]、五条须久那[13]回到秘密基地,将花束扔下。

K 全员生日整理

#有漏有错戳头补充#
#迦具都事件为1999.07.01#
#第二季人物是按照第一季人物年龄计算出,第二季与第一季有三年误差#

「从年长到年幼的顺序」

国常路大觉1917.09.30

阿道夫•K•威兹曼1922.06.01

三轮一言1969.11.23

凤圣悟1972.03.12

善条刚毅1977.06.30

御芍神紫1983.08.25

平坂道反1985.10.29

加茂刘芳1986.03.26
草薙出云1986.04.10

秋山氷社1987.10.20
弁财酉次郎1987.12.28

周防尊1988.08.13
宗像礼司1988.10.01
比水流1988.11.11

布施大辉1989.11.08

十束多多良1990.02.14
榎本龙哉1990.04.30
千岁洋1990.06.14
淡岛世理1990.09.01
出羽将臣1990.10.22
日高晓1990.12.21

藤岛幸助1991.04.24

五岛莲1992.02.12
赤城翔平1992.04.17
镰本力夫1992.05.18
坂东三郎太1992.09.11

道明寺安迪1993.06.04
八田美咲1993.07.20
伏见猿比古1993.11.07

夜刀神狗朗1994.01.05
艾利克•苏尔特1994.03.19

雨乃雅日1997.02.22

五条须久那2000.12.01

栉名安娜2001.12.08

「这个是按照日期的顺序」

夜刀神狗朗 01.05
五岛莲 02.12
十束多多良 02.14
雨乃雅日 02.22
凤圣悟 03.12
艾利克•苏尔特 03.19
加茂刘芳 03.26
草薙出云 04.10
赤城翔平 04.17
藤岛幸助 04.24
榎本龙哉 04.30
镰本力夫05.18
阿道夫•K•威兹曼 06.01
道明寺安迪 06.04
千岁洋 06.14
善条刚毅 06.30
八田美咲 07.20
周防尊 08.13
御芍神紫 08.25
淡岛世理 09.01
坂东三郎太 09.11
国常路大觉 09.30
宗像礼司 10.01
秋山氷社 10.20
出羽将臣 10.22
平坂道反 10.29
伏见猿比古 11.07
布施大辉 11.08
比水流 11.11
三轮一言 11.23
五条须久那 12.01
栉名安娜 12.08
日高晓 12.21
弁财酉次郎 12.28

参差不齐,崩溃。